登录/注册
全部 新闻科技开眼阅读搞笑情感财经汽车生活影视时尚游戏
每天读点故事
每天读点故事
阅读
dudiangushi

「每天读点故事app」你的随身精品故事库.好故事刷不停,短篇连载应有尽有、爱情悬疑灵异青春世情励志故事24小时精彩不停实时更新——各大手机应用市场均可下载

每天读点故事

扫一扫关注

老天爷果然是公平的,丑人有好命
老天爷果然是公平的,丑人有好命

你与好故事,只差一个关注的距离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签约作者:轻薄桃花禁止转载1人事调令发下来,竟然是将花容升上去了。其实她的能力毋庸置疑,只是长得实在抱歉,若论嘴巴以上,勉强算是普通姿色,不过一口龅牙生生将她划到丑女行列。格子间的女同事拈酸吃醋,“恐怕是生了这副模样才坐上总经理特助的位子。”总经理常自在是名副其实的太子爷,接掌公司不到一年,其果断凌厉的处事手段和天人贵胄般的风华气度俘获了写字楼大半女生的芳心。多的是近水楼台、麻雀变凤凰的心思,再不济,近距离花痴一下也是好的。不想花容却成了幸运儿。她以为至少常自在知晓自己的模样,觐见那天特特换了簇新的套装,还化了淡妆,以期留个好印象。不料一进办...

每天读点故事    阅读    07月21日 21:25
爱上一个你原本讨厌的人,这段感情是真要命
爱上一个你原本讨厌的人,这段感情是真要命

你与好故事,只差一个关注的距离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签约作者:林璐嘉禁止转载在看《大话西游》的时候,有一句话,我记得很清楚——有一天当你发现你爱上一个你讨厌的人,那么这段感情才是最要命的。1我死了。我知道终有一天我会死,但是我并不知道这天来得这样快。我经常做噩梦,梦里面有一只长着血盆大口的怪兽,用它的爪子将我撕成碎片,一口口,慢吞吞地吃掉我,在梦里被杀的我仍旧有意识,甚至能真实感受到被噬咬的痛苦。梁容曾经和我睡在一张床上,她告诉我,我经常在梦里尖叫、痛吟,甚至手舞足蹈,似乎在反抗着什么,然而她摇不醒我,就好像我已经被一个黑洞牢牢地吸进去了。终于,在连续十年做了同样一个可怕的噩梦之后,我剧烈跳动...

每天读点故事    阅读    07月21日 21:25
深夜拍档
深夜拍档

你与好故事,只差一个关注的距离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签约作者:诗人任凡禁止转载老邓早就收拾好了东西,坐在床边看着堂前的钟摆晃动,直到响了九下,他才出门。夏天昼长,可再长,到了九点,夜也来了。老邓开上院子里的破三轮,随着一股黑烟,三轮车缓缓离开。车上除了老邓往常带着的东西,还带了一个人,小邓。小邓今年25岁,大学毕业后辗转职场几次,最终还是回到了家,待业。看着身下这辆比自己年纪还大的三轮车,小邓不解,明明可以换辆新车,可父亲为何就是不换呢?老邓从没给他解释过,只是看他在家休息,便让他代替生病的老伴儿,一起来出摊儿。三轮车不让进市区中心,老邓选择在二环路的高架桥下,左边是一所专科学校,右边则是网吧...

每天读点故事    阅读    07月21日 21:25
最佳肖像画
最佳肖像画

你与好故事,只差一个关注的距离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签约作者:紫小鹿禁止转载1这是一场业界顶级的画展。展厅设在一个临湖的僻静农场边上,临时搭建的板房,露天。四周是开得漫山遍野的油菜花,明晃晃耀人的眼睛,温柔的野风将花香送到每位来宾鼻前。展厅离市区大约20公里,开车要半个小时。偌大的露天展厅里,人头攒动,参观者络绎不绝。展厅外的车已经堵住了路口,后方车辆仍在不住地鸣笛,工作人员焦躁不安地拨打着移车电话。展厅里悬挂的全是人物的肖像画,鳞次栉比,蜿蜒地环绕了墙壁近百米。画的主体是各色各样的女人,有的留着卷发,姿态妖娆;有的抽着香烟,云笼雾罩;有的幽怨如诉,螓首蛾眉,让人望而生怜。当然,吸引来宾的绝不...

每天读点故事    阅读    07月21日 21:25
荐文|女王不低头 第2章
荐文|女王不低头 第2章

你与好故事,只差一个关注的距离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签约作者:毒蛋糕|禁止转载安心如,一个娱乐圈底层的十八线小艺人,以与小鲜肉张少澜的酒店暧昧照片,一朝被大家熟知。他们都说她不择手段,奸诈狡猾,她只是嗤之一笑:“我只是要站在最亮眼的镁光灯下,让期盼的人看见。”这是一个打不死的小强的故事,或者你可以唤她另一个名字:女王。第2章 要债前情:荐文|女王不低头(娱乐圈励志爱情文)“不愧是最当红的偶像,这张脸从哪里都找不出缺点来。”安心如抬手,轻轻抚摸眼前这张美得雌雄莫辨的脸。她笑着看看窗外的角度,不经意间把自己的裙角再提得高些,让大腿再多露出来点:“小时候你就跟我比谁更好看,现在我觉得...

每天读点故事    阅读    07月21日 21:25
真心什么的真是最好笑的东西,可我想要
真心什么的真是最好笑的东西,可我想要

你与好故事,只差一个关注的距离每天读点故事APP签约作者:花月禁止转载1芦意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作为被告的身份,迎来人生中的第一场官司。起因很简单,叶家大少叶锦程从她驯养的马上摔了下来。据说他扑地的姿势不太美观,引得在场的同伴哄笑连连,气得他这会儿人还躺在床上,就不忘给她发律师函。芦意觉得很委屈,叶家大少骑的马分明是她驯养的马里最乖巧听话的。想他叶大少脾性古怪,自从来骆氏马场练习后,一时百般刁难她,一时又关怀备至,让人匪夷所思。说不定这次就是因为他做了什么奇怪的事,才激怒了马儿把他甩下来。委屈归委屈,问题还是要解决。芦意决定去探病,打消他起诉的念头。她把从路边低价买来的水果篮放在叶锦程的床头,谄...

每天读点故事    阅读    07月20日 22:53
这就是爱,是触手可及的余生
这就是爱,是触手可及的余生

你与好故事,只差一个关注的距离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签约作者:禧年禁止转载1楼内已经空无一人,外面是轰鸣大雨,纷乱如泥。即便这样,海森崴的九月并不太冷,钟寂雪站在台阶上,在潮湿与微寒、冷静与热烈之间,犹豫了三秒。三秒钟其实可以想很多事情。一把黑色的大伞已然擎到了她的头顶,擎伞的是个男人,那双手骨节分明,血管突出,钟寂雪又愣了三秒。“走吧。”男人说,那声音也像是泡在了这场大雨里,甚至还带点冰冰凉凉不近人情的温度。一步,一步,一步,钟寂雪就这样跟着他走了。大道积水多,她就跟着他踏步青石板,那板上有着岁月的纹路,在漆黑的雨夜里看不真切,空气中散发出淡淡的泥土和草堆的腥气。他俩挨得极近,她的心也跟着落...

每天读点故事    阅读    07月20日 22:53
1 2 3 4 5 ... 74 确定
手机访问

手机访问

扫一扫关注我们

扫一扫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