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新闻科技开眼阅读搞笑情感财经汽车生活影视时尚游戏

一份亟待查收的时尚报告 ︳关于当下国内设计师的困境

StyleNotes team在十月份受邀参加了上海时装周,在之前另外一篇《我们换了一种方式打开时装周 | 在现场》的文章中,我们团队去到了MODE 展会并在现场进行了一组专题拍摄。

 

除此以外我们当然没有缺席已经成功举办4季、代表着中国设计新生力量的LABELHOOD。这一次共有19 个设计师品牌进入到presentation日程,其中还有5个品牌的展览以及互动体验区,包括2场Live Concert,After Party和设计师Pop-up Store等多个组成部分。

时装周的那几天上海一直阴雨连绵,但这也没有浇灭等候入场看秀观众们的热情。浸入式的全方位体验,时尚民主化在这里得到了最为具象化的实现。身处现场这种感觉尤为明显,每个人的参与度都很高,归属感和朝气蓬勃的气氛是最为直观的感受,这一次注册预约看秀的人也非常多。

-场外街拍-

YIRANTIAN

YIRANTIAN的秀就因为观秀人数太多临时将场地转移到稍大点的Hall A场地,并比原定时间推迟了将近两个小时才开场,许多观众只能在场外苦等。“这一次的人数比前两季的都多很多,所有的票都派完了,但还有许多朋友没法进场,而且还下着雨,觉得很抱歉”设计师郭一然天说道。

-YIRANTIAN SS 2018-

确实,这种火爆程度正是当下上海在全球时尚消费格局中开始异军突起的写照。上海时装周在几年时间中迅速成长为体量客观且具有相当影响力的全球时尚发布会之一。这除了国内时尚媒体不遗余力地推动之外,许多在国外时尚顶级学府深造的设计师在学成之后纷纷选择回国发展,上海凭借着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以及国际定位而成了他们落地发展的首选之地,那些巷弄街道里就藏着许多设计师工作室。他们正一起推动着上海成为亚洲另一个时尚中心。

Angel Chen

Angel Chen的工作室就base在上海,当谈到国内目前的时尚业态,设计师陈安琪说道:“近三年来,不管是在上海时装周还是Labelhood,设计师和媒体们都对这整个行业做出了很大的推动。现在就有点像是火山似的井喷状态,大家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这是每个身处其中的人都能切身感受到的体会。“当天Angel Chen是Labelhood日程中的压轴场次,等待入场已是大排长龙,内场更是里外好几层人。陈安琪邀来了孟京辉的黑猫剧团,以”诺亚方舟“的主题打造了一场异于其米兰秀场的集表演戏剧为一体的全新秀场体验。

Angel Chen SS 2018

“但我觉得还是需要一定的时间沉淀。这一群年轻人,无论是从业者,爱好者或是消费者都还需要更有自己的想法。目前国内的时尚产业还是处于一个上升的状态,虽然一切都是朝着积极向好的方向发展,但是还是有很多问题亟待解决。”陈安琪接着说道。

-Angel Chen SS 2018-

确实如此。我们在那几天的行程中就“设计师品牌价格过高”这个问题跟设计师还有一些观众,买手,媒体人进行了较为深入的采访探究。而这个问题在前段时间也掀起了一股讨论热潮。

秀场外一位不愿透露姓名和公司的男生买手说道:“目前国内的大部分设计师品牌还是定价偏高,虽然这是很多因素造成的,但是对国内消费者来说,同样的价位我却可以买到一件国际知名大牌的衣服,所以在这一块会缺少竞争力。“同时,他也表示目前国内他很看好PronounceXu Zhi,这两者也是他们店中销售情况保持较为稳定增长的两个品牌。

Pronounce 的2018春夏系列以“Fashion Performance”即融合表演的形式呈现,谷崎润一郎的著作《阴翳礼赞》是这一季的灵感源。此系列也是PronounceGQ China大力支持下的在伦敦时装周官方日程上的首个系列。

Xu Zhi

Xu Zhi因为其特殊的工艺制作以及不便宜的面料成本,决定他面向的是中高端市场,而这部分市场主体恰恰也是那些高收入和有着高品位的人群。其次,Xu Zhi具有极强的品牌辨识度,风格明显而且Xu Zhi的设计价值能够与穿着者形成很好的情感联系,如此一来在同类品牌也更具竞争力,因而聚拢了一批稳定的顾客群。

-Backstage At Xu Zhi SS 2018-.

Sankuanz

试以曾作为学生的我自己为例,大学时期省钱买下最多的就是Sankuanz。购买上官喆是因为他的衣服在同类男装品牌中更出挑同时定价在可承受范围内。他的商品品类颇多,价格跨度也大,几百到六七千都有。

-上官喆在厦门思明区中华城开设的集合店-

然而如果拿三四年前Sankuanz的价格与现在的价格相比,会发现其实一些单品品类是涨价了的。这是因为上官喆已经在国际时装周上崭露头角,售卖其品牌的买手店也遍布全球,这显然为品牌挣得了一部分涨价空间。同时他的设计风格也更趋稳定和有趣,服装性能材质也更佳,涨价正是一个品牌升级的结果。

-Sankuanz SS 2018 In Paris Men's Fashion Week-

Sankuanz发展到现在,已经算是较为成熟的品牌,知名度和设计风格也已经打入市场,他自然在成本方面有更大的发言权去跟厂商沟通磨合,从而在定价方面也有更多的调整空间。但对于那些刚成立不久的品牌又是如何呢?

Danshan

Danshan是由毕业于圣马丁的设计师双人组Dan和Shan于去年6月份建立的男装品牌。他们的设计没有太过锋利的男性剪裁手法,反而更多的是偏为UnisexOversized廓形,是一个温柔没有距离感的男生。

-设计师双人组黄善鹏 Shan(左)刘丹霞 Dan(右)-

-Danshan SS 2018-

在说到价格和成本问题时,Dan说道:“我们的订货价是1200到3700之间,所以有些单品的最终定价并不算非常便宜。但根据栋梁的反馈,我们的品牌在店中的销售不错(栋梁是首个购入他们设计的买手店)

我们的制作是在国内完成的,很多人认为在国内制作可以降低成本,但其实没有低太多。由于我们品牌很新所以订单量还不多,有些工厂并不愿意为我们加工,所以这部分的成本势必要增加许多,因为需要购买一些价格不便宜的进口面料。放在国外生产的话,对我们来说会更好跟进和控制一些,但是对于国内店铺来说成本就增加了,因为会有运费,这部分是由店铺承担的。我们很注重国内市场,所以也不愿店铺在这一块多增加成本。”

-Danshan SS 2018-

SAMUEL GuìYANG

这确实是一个矛盾的点,国内产业链上的制作生产环节还未能给新设计师品牌提供足够多的便利和空间。但不可否认的是生产转移确实可以减少一部分成本,SAMUEL Guì YANG 的设计师杨桂东表示在这一季他们就把定价调低了一些,因为这次的制作已经完全转移到上海来,所以成本降低了不少。

-接受StyleNotes采访的杨桂东-

  

价格

各方面的成本考量是决定价格的最主要因素,但是对于一些定位在年轻人群的新品牌来说,一开始的高定价很容易跳入一个怪圈,即因为“买不起”而损失了一部分潜在的年轻消费者,紧接着会很难去提高销量而获得降价的空间。市面上专攻年轻族群的品牌比比皆是,价格也很漂亮。虽然在两者在设计和面料上会有很大差别,但对于那部分追求造型对材质要求甚少的人来说,选择一个性价比高的何乐而不为呢。

“其实这个价格站在设计师的开发角度来说是对等的,因为它的面料加上一些很繁琐的工序,导致它的成本居高不下。但从消费角度讲又是不对等的,因为消费水平可能跟不上。另外趋同化现象太严重了,像昨天看的跟今天看的东西大多长一个样,大家都觉得买谁的都一样,就看谁便宜。“那位男生买手在谈到设计价值时说道。所以设计师也需要不断地让自己的特点更加鲜明,避免设计创意的同质化。

从事过服装设计的人,必会了解一件衣服从最初的绘制草图、打版立裁、选面料、做样衣再到最后的缝制需要耗费多少时间精力。它所耗费的这些非物质性成本很难用一个价值标准来衡量,没办法将其具象完整公平地体现在价格上。这个也需要设计师去权衡服装的价值问题,一件衣服的价格无非是由其设计工艺和情感附加值两个价值决定,缺一不可。设计可以做得天花乱坠,穿上身不舒适不合体那就是不值这个价。而穿着舒适,面料好工艺平整,设计感也有的衣服,自然贵得有道理。当然,你想拿着一两千买到一件“Amazing Piece”是不可能的,只能在家等打折季。

对于这一点,Dan很谦虚实在地说道:“因为我是广州人,所以我们利用了这个地域优势在广州找了很多愿意帮助我们的工坊来进行生产。目前每一季还是focus在某些单品上,我们在做设计的时候也一样,先把单品设计出来再进行造型搭配。不会一下子做的太大。先把设计做好,再考虑别的问题。”

-Danshan SS 2018-

“我们在决定做设计师之前,也是因为我们爱shopping。也会经常想为什么它会卖这么贵。凭什么卖这么贵。我们会这样去反问自己。在这个过程中,价格也就有值得去推敲的余地。我们是很新的品牌,也抱着谦虚的态度。这个产品值多少钱,这个品牌做了多少季,这些我们都会去思考。而且我们也想要别人去买这些衣服,而不是挂一个天价的东西在那里,除非它的成本真的值那个价。”Dan说道。

-Danshan SS 2018-

销售渠道

其次扩宽销售渠道有时也是设计们容易忽略的一环。摆脱只依靠传统买手店的销售模式是设计师们急需解决的问题。提高销售量以减轻成本压力,获得多一份降价的空间。那么当品牌发展到一定阶段后,电商就是一个值得考虑的渠道。

然而淘宝天猫总让一些设计师望而却步,觉得入驻之后会背负上“淘宝货”的标签,折损了时尚圈给予的“独立设计师”名号,毕竟淘宝货已经成了一个带有损贬意味的词汇,上不了台面。但看看今年的天猫双十一总成交额高达1682亿元,这是让人不得不心动的数字,国内的电商市场是非常庞大的。

郭一然天就透露到品牌的官方天猫店即将上线,目前已经在建设,并且会有一些基本款来专供天猫店。再看看已经与中国设计深度捆绑在一起的栋梁,他们在双十一前夜宣布官方天猫正式上线。店中销售的品牌大部分都已经都同步到天猫店中。这在中国零售模式已经发生巨变的当下无疑是明智的选择。开发一些专供网店的系列款式也可以吸纳多一些因为地域问题没有实体店购买渠道的消费群体。

-栋梁天猫旗舰店-

 

设计师品牌的购买群体 

再看看独立设计师(非所谓淘宝独立设计师)的购买群体,其实当冠上独立设计师的时候就意味着已经过滤掉一部分人了,最常听到的就是“我看不懂你们的时尚”;然后价格因素再过滤掉一批人,剩下的无非就是高收入品位高的白领,或是爱fashion家境优渥的年轻人和留学生,再者就是收入一般靠着信用卡在买买买的少部分群体。

毕竟大部分人的消费观以及大众审美都还在一个上升的阶段。这就意味着设计师们要对品牌的目标受众要有十分明确的定位。在问到设计师郭一然天关于消费反馈的时候她说道:“目前购买人群中有一半是自由职业者或是从事时尚相关工作的人,她们因为自身的职业因素而喜欢上我的设计。”从这点也可看出,大部分设计师品牌还是在内部消化。如果不是从事这一行业或是本身对时尚并不感冒的人群还是很难去了解到这些品牌的。

那么打开市场便成了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设计师郭一然天在同名品牌YIRANTIAN中的做法就颇有借鉴价值。首饰配饰往往只是作为辅助表现的角色出现在秀场造型中,有别于奢侈大牌靠包袋配饰营收,设计师品牌主要以呈现服装为主。但郭一然天却将首饰独立出来,在2016春夏系列中与合作伙伴推出了YIRANTIAN JEWELRY的支线品牌。“我们首饰的定价蛮统一的,大部分是1290和1690这两个价格,一些Basic的款式就不到一千。“郭一然天还透露到目前首饰系列在品牌微信网店和各个买手店的销售情况都很不错。“因为它不挑人,不像衣服你还要去试,很多女生也是经过这些配饰才知道了YIRANTIAN。”

-YIRANTIAN JEWELRY-

另外设计一些实穿性更强而非造型夸张的高性价比单品是否可以把品牌受众的Range再进一步扩大呢?杨桂东对此说道:“我当然希望能有一个小众的个性的群体喜欢我的设计,但我也希望能有更多人来看到我的衣服。所以我们每一季也会同步推出系列的T恤和款式较为精简的单品,它们都比较易于搭配且不挑人,价格也较低。秀场上不会出现这些单品,但是到showroom里面就都会全部放出来。”

-SAMUEL Guì YANG SS 2018-

用一些买得起又有品牌风格的入门单品打开市场,获得关注,从而留住一批潜在的消费客群,等他们购买实力提升时,自然会回头购买该品牌价格更高的单品。品牌也可以得到更为良性的成长。

生态“可持续”

最后一个就是关于“可持续发展”的问题。作为开云集团利润收割机的Gucci在早前就宣布自2018年开始不再使用皮草,并将在一场慈善拍卖会中卖掉所有皮草存货。受访的几位设计师都表示他们现在在设计生产的过程中会特别注意到这一点,像杨桂东就讲到他绝对不会用使用动物皮革皮草这类有着道德争议的面料,设计中大部分使用的还是天然面料和高科技复合面料。在Angel Chen的作品中,人造皮草则替代了动物皮草,反而更具可塑性,色彩也更丰富。

-Angel Chen AW 2016-

大家还是主要关注在社会道德的层面上,拒绝动物皮草皮革不难做到,但是“绿色环保”以及“社会责任”的部分却容易被忽略。服装废水排放,快时尚品牌在发展中国家雇佣童工或是让员工超负荷工作的新闻层出不穷。在场外与部分路人的交谈中也可获知,关于时尚背后的社会责任道德,以及环保可持续这类问题很少被列入到他们的消费考量中去。其次研发一块可再生可循环利用的面料并不容易,其成本也非常高昂。但我们的市场是否可以为此做出更多的反应呢?比如提供更为实际的资金和技术支持。另外,这些新型环保面料是否也可以减少设计师的面料成本支出呢?这些都是待观察的问题。媒体,时尚圈内人,消费者,设计师,高校教育总是要身体力行,问题才会解决。

国内的这些年轻设计师都非常优秀,在对他们的采访谈话中也可以感受到他们在忙碌时装周日程的忙碌疲惫。他们为了呈现一个最完美的状态而通宵数夜,很多细节都亲力亲为,他们当然是最可爱的人,认真地做着设计并热爱着他们的工作。

“观者骇视而拭目,听者倾首而竦耳”,积极调整变化,这个庞大的市场也会变得更具活力。

✒️ StyleNotes Team 

采访:Nionli 

拍摄:lucine 

协助:XJY

部分秀场图片提供:labelhood 官方

上一篇:
下一篇:
一订

阅读更多有趣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