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新闻科技开眼阅读搞笑情感财经汽车生活影视时尚音乐

入殓师:努力的活着,就是对生命最大的尊重

入殓师:努力的活着,就是对生命最大的尊重 原文阅读

《入殓师》整部电影都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平静。

就像死者的面容,和那首大提琴曲一样,却充满温情。

这部电影,与其说是一部讨论死亡的影片,不如说是一部亲情片加励志片,讲述了一个男人从世俗的眼光中超脱,获得成长与救赎的故事。

 

男主大悟本来是一个大提琴师,因为从小以此为梦想,长大后从事了这份职业,不料乐团解散,工作丢了,曾为这份工作买了一把昂贵的提琴而欠下巨债,他深知自己并没有太多天分,最后选择放弃梦想回到家乡。

 

也许是命运的安排,他找到一份入殓师的工作。

 

和所有大多数世俗者一样,大悟也认为入殓师是靠死人赚钱,是一份难以启齿的职业,甚至连妻子,他都隐瞒了。

 

他曾犹豫过,要不要放弃这份职业,不止一次。

 

第一次是当他见到腐烂的尸体后,满目疮痍和恶臭扑面而来,他近乎窒息,他冲进了澡堂,拼命地搓着自己的每一寸肌肤,回到家后将自己的糅进妻子的身体里,用力的呼吸,那是他第一次受到死亡和尸体的惊吓。

 

他开始质疑,“我真的适合这份工作吗?”

大悟没有去上班,他在河边踌躇了很久,直到看见一条逆流而上的鱼,感慨“为了死而努力,终归是一死,不那么辛苦也可以吧。”

 

刚好路过的大爷的回答给他些许启示。

 

“这是自然规律吧,他们天生就这样。”

 

是啊,人和鱼又有什么区别呢,为了生存,人终究需要找一份工作,努力是活下来的意义和勇气,大悟上了老入殓师的车,继续赶往下一个仪式。

 

第二次受到世俗眼光的冲击,则是来自于身边人的排斥。

 

回到家乡后,发小第一次见到大悟还颇为尊敬,发小的母亲一边表示着对自己儿子的恨铁不成钢,一边和孙女介绍大悟 “这位叔叔是了不起的音乐家。”

 

后来再见到发小时,发小不准女儿叫他叔叔,并生气的告诫大悟“不要再干这种不正经的工作了。”

 

言语之间的嫌弃表露无遗,好像丢了他的脸一样。

 

听完发小说的话,大悟失落的回到家,知道真相的妻子也无法接受他,更让人没有想到的是,一向温柔的妻子竟然对他说“肮脏”,留下一句话,“辞掉这份工作,我就回来”,然后回娘家了。

 

连自己最亲近的人都以冷眼相待,更何况其他人,一次入殓工作中,死者的家属用手指着大悟教训晚辈,“你要像那个人做的工作一样赎罪吗?”

想起杨绛曾说过的一句话,“我们曾花费七八十年的时间去期盼得到外界的认可,而到了最后才发现。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无关。”

要在三十岁参悟七十岁的人生观,实在太难了。但这份一平凡的工作却给了大悟超越一般的力量。

 

受到如此大的羞辱后,大悟也无法保持平静了,他回到工作室,决定提出离职,但最终,他没有离职,并且之后,对这份工作再也没有动摇过。

 

我想,此时的大悟,才真正的成长为具有独立人格的人。

 

学会了以生活的真谛,而不是世俗的眼光探寻真相。

 

 

是什么?让他从世俗的眼光中超脱,成为一名坚定的入殓师。

 

使命感和人间真情。

 

死亡,在亚洲文化意味着一种神秘和忌讳,人们不喜欢谈论,更避讳靠近。死了的人,就像是一个可怕的东西,是丑陋的,除了亲人,他人敬而远之。

 

而入殓师,却让他们留下最后的尊严。

 

为他们擦拭身体,整理妆容,动作仔细,井井有条,大悟看着师傅为死者入殓,心中默默赞叹,“静谧,所有的动作都如此美丽。”那些僵硬的面容,在入殓师的手笔下,也如同重获新生。

 

“今天,是她最美的一天”

入殓仪式结束之后,很多家属会对入殓师说出这句话,并一再的表示感谢。

 

很多人生存于这个世界,像澡堂的老板娘、被父母要求打扮成男孩子的女孩、每日操持家务的家庭主妇……她们也许从来没有好好打扮过自己,一辈子忙忙碌碌,直到死了的时候才能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被打扮的漂漂亮亮,享受人世间最后一点尊严。

让死者体面的离开这个世界,对于入殓师来说,这是一个仪式,就像新生儿降生一样,庄严而肃穆。

 

在大悟发出惊叹的那一刻,在他的心里,入殓已经不是一份普通的工作,而是一种使命,是神圣的。

 

这个电影我看了很多遍,每一次看每一次都会被感动,片中的每一个入殓仪式都是一个亲情故事,送别亲人的那一刻,是亲情达到最浓的时候,也正是这一点,让大悟明白了这份工作的真正意义。

 

斥责入殓师迟到的男人,一开始态度非常凶狠,眼神犀利的看着他们,“你们是靠死人吃饭吧,快点!”

 

却在仪式结束准备盖棺的那一刻,突然情绪暴发,趴在死去的妻子面前痛哭。

 

让人相信,男人情急之下的恶劣态度都是因为对妻子的爱。

 

与女儿产生矛盾的父亲,在仪式之后,吐露心声,“自此她那样之后,都没有好好看过她的脸,看到她的笑容,才明白,她还是我的孩子。”

 

一个沧桑的老父亲,在与孩子临别的最后一刻,与自己的孩子和解。

另一个父亲,化好妆的脸上被亲满了家人们的红唇印,围绕在棺木旁的家人们发出爽朗的笑声,一个个脸上却挂满了泪水,妻子对着躺在棺木里的丈夫说:“谢谢你,他爸。”

 

甚至连老入殓师也是因为妻子的离世开始成为一名入殓师,他说,“她是我的第一个客人。”

 

挚爱亲情,如论生前家庭有多少矛盾,如论对死去的亲人有那么的愧疚、感激还是不舍,甚至恨意,最后,当亲人离去时,都会化解成浓浓的情亲,留下来的人,会好好活下去。

 

大悟也是在帮父亲入殓的过程中,学会了放下。

 

在大悟很小的时候,父亲就抛弃他和妈妈,对于父亲,他只记得那个石头,父亲承诺每年都会送一个给他,但送完第一个后,大悟就再也没有收到过父亲送的石头。

 

他恨父亲,一直不肯原谅他。

所以当得知父亲去世的消息,抛弃孩子的女同事请求他去送父亲走完最后一程的时候,大悟才会愤怒的说出,“抛弃孩子的父母都是这样吗,太不负责任了。”

 

终究是生离死别,面对一个已经去世的人,再多的恨也不能放弃见亲人最后一面的机会。

 

大悟坐在父亲的旁边,这张陌生的脸就静静地躺在他的面前,一时不知所措,也许心中的恨意并没有消去,身为入殓师的他没有为父亲入殓,直到当他看到两个搬运尸体的人进来,动作粗鲁的对待父亲时,他选择亲自为父亲入殓,也是在这个过程中,他发现父亲的手上紧紧地攥着一个东西,掰开一看,那是他小时候送给父亲的石头。

 

原来,父亲还是爱他的。

 

在那一刻,大悟和父亲和解了。

 

这个世界,什么都有选择的余地,唯有家人是无法选择的,血缘决定的亲密关系,从你降临世界开始将撕扯你的一生,到头来,给你爱最多的是亲人,伤害你最深的也是家人。

 

但无论在这份无法选择的血缘关系中,是爱、是恨、是矛盾痛苦还是幸福,你会发现,最后陪伴在你身边的,还是家人。

人,终究有一死,一切终将会化解,努力的活着,就是对生命最大的尊重。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一订

阅读更多有趣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