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新闻科技开眼阅读搞笑情感财经汽车生活影视时尚游戏

锐参考 | 日本要当“带头大哥”遏制中国,但它想拉拢的这10国却各有“小九九”……

锐参考 | 日本要当“带头大哥”遏制中国,但它想拉拢的这10国却各有“小九九”…… 原文阅读

美国副总统彭斯前脚刚走,日本转身放了个“大招”。

4月19日,就在彭斯结束访日的同一天,日本副首相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在美国纽约宣布,今年5月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部长级会议上,会寻求“不包括美国在内的TPP11国框架”。

 

当地时间4月19日,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发表演讲。

日本决意扛起TPP“大旗”,这多少有些出乎外界意料。

因为就在4月18日首轮美日经济对话结束后,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日本官员还告诉媒体,日本仍然希望能够将美国拉回到TPP谈判桌前。

不过,在当天的新闻发布会上,彭斯也对此明确表示:“TPP已经是过去的东西了。”

 

4月18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和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在东京会晤后握手。

安倍对美国早有不满,欲以TPP牵制“老大哥”

日本一直对“没有中国参加”的TPP寄予厚望。

今年2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专程赴美、会晤美总统特朗普,其中的“重头戏”之一也是想挽回特朗普早前有关“退出TPP”的决定。

 

▲资料图片:1月2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上任后的第一份行政命令,正式宣布美国退出TPP。

但当时安倍与特朗普在会后面对媒体的握手场景,似乎已经表明了日本首相对此行的“不爽”。

 

▲资料图片:2月1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右)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白宫会谈后握手。

而一个月后,更令日本郁闷的是,特朗普居然跑到世界贸易组织(WTO)去表达对日本贸易政策的担忧。据日媒报道,美国对美日贸易现状强烈不满,要求日本开放汽车和农产品市场。

美国为了本国生产团体的利益,施压日本进行双边谈判。所以在彭斯访问日本时,两国又正式谈到了缔结双边贸易协定的事。

可一个执着于双边贸易,一个力图想恢复多边贸易,美日的“点”根本不在一块儿。日本媒体其后也报道称:“这场对话进行的并不顺利。”

 

日经新闻网:日美首轮经济对话没能逾越“鸿沟” 

麻生太郎19日在纽约的演讲中明确表达了日方的顾虑。他说,在TPP协议下,日本能够同意美国更多的要求,因为可以通过与其他国家的协议弥补损失;“但是在双边自由贸易协定下,就做不到这样。因为对美国妥协,日本的损失将无从弥补。”

对此,日本电视台分析称,日本政府认为,通过引领“11国TPP”,更能牵制特朗普政权。

与日本“唱反调”,澳大利亚等国欢迎中国加入

表面上看,日本是在劝说美国“回归”未果后,改变了对TPP的方针。但安倍急于“出头”,目标还是冲着中国。

“特朗普转身,日本抓住遏制中国的新机会。”美国《福布斯》杂志网站4月18日刊文指出,如果日本在重启TPP上占据领导地位,就将推动它的一个事业——在亚洲占主导地位,抗衡中国日益上升的势头。

 

▲美国《福布斯》杂志网站报道截图

《福布斯》杂志认为,如果新的TPP保留强制成员国保护劳工权利、提高环境标准和国有企业改革的条款,日本将会更加引人瞩目。中国主导的交易不太可能覆盖这些领域,但这些议题在发达国家政坛备受欢迎。

除了日本,TPP还有10个成员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新加坡、文莱、马来西亚、越南、新西兰、智利、墨西哥和秘鲁。它们对于日本的“主导”会接茬吗?

日本宣布重启TPP之后,最先表示欢迎的是澳大利亚。

4月19日,澳大利亚贸易、旅游和投资部部长史蒂文·乔博在东京接受《日本经济新闻》采访时,对于不包括美国的11个成员国TPP表达了“强烈期待”。

 

澳大利亚贸易、旅游和投资部部长史蒂文·乔博

新加坡《海峡时报》网站称,澳大利亚正在和日本一道,成为推动TPP最大的声音。

不过,稍稍梳理下澳大利亚和日本官方有关TPP的表态,不难看出两者的差异。

澳大利亚总理等官员不止一次地表示欢迎中国加入美国退出后的TPP。今年1月,美国《新闻周刊》网站报道称,日本首相安倍把TPP视为制衡中国的工具,但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则在美国退出后表示希望中国加入。

“TPP不是篮子里唯一的鸡蛋,如果没有TPP,澳大利亚将寻求其他贸易协定。”史蒂文·乔博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这样说道。4月19日他再次发声强调,期待中国推动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谈判达成“充满雄心的高质量协议”。

 

澳大利亚媒体报道称,史蒂文·乔博在去年年底就表示:“TPP不是篮子里唯一的鸡蛋。”

日本的“恐吓牌”,对余下10国管用吗?

在公开的报道中,一些日本学者和政府官员在谈及TPP和RCEP时甚至打出了“恐吓牌”。

如近日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日本静冈县立大学管理信息学院的竹下登教授就这样说道:“尽管中国是一个非常、非常有吸引力的市场,但我认为凡是和中国做生意的国家都会面临风险。”

他说:“如果中国要领头(地区经贸合作),那么该地区的自由经济状况、经济的机动性都将受到威胁。”他还“警告”越南、马来西亚等国,“不应当只看经济数据,还要考虑经济之外的很多(政治)因素。”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截图

但问题是,对于其他TPP成员国,这套说辞管用吗?

上月在越南访问时,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表示,“我鼓励越南对RCEP采取积极的态度,因为TPP尽管重要,但不是推动贸易自由化的唯一渠道。RCEP也是一个重要的路径,我们会有实质性的协议。”

对于TPP,新加坡则持“观望”态度。李显龙表示,新加坡正在观望TPP的其他成员国将如何推进,以及美国最终将怎样决定。

 

3月23日,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左)与越南总理阮春福在河内会晤。

显然,新加坡也不愿“把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持类似态度的还有墨西哥、秘鲁和智利等国。以智利为例,今年3月在智利举行的TPP成员国会议上,智利就邀请了中国参加。同时在去年11月,智利和秘鲁都对中国支持的RCEP表达了兴趣。

 

今年3月,日本代表在智利参加TPP成员国会议。

此外,在加拿大,TPP则可能早就不是该国关注的重心了。加国媒体对TPP的“秘密谈判”一直多有诟病。美国退出后,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称,加拿大在太平洋地区的贸易重心将转向中国和日本。

上周,新任加拿大驻华大使麦家廉也在京表示,他上任后的一项大任务,就是中国和加拿大的自由贸易协定谈判。在今年2月的第一轮对话后,两国将在4月进行第二轮对话。

专家:“膨胀心理”令日本急于占领TPP“制高点”

面对“各有打算”的TPP成员国,对于日本而言,接替美国扛起TPP“大旗”并非易事。

“虽然日本态度积极,但难点是说服越南和马来西亚。”日经中文网分析称,对于期待美国这一巨大出口市场而在谈判中作出让步的越南和马来西亚来说,没有美国的TPP吸引力很小。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也认为,马来西亚、越南等国最初希望加入TPP就是因为美国在其中,而美国退出之后,要让这些国家团结就更困难了。

▲资料图片:美国贸易代表迈克尔·弗罗曼(左六)和参加TPP谈判的各国贸易部长出席记者会。 

“日本自认为在亚太合作当中是拥有主导权的。所以,当美国宣布退出TPP之后,日本就开始产生“膨胀心理”,认为自己可以来进行主导。”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陈凤英告诉参考消息网-锐参考,她认为,日本的这种“膨胀心理”是值得注意的,我们要关注它究竟会给亚太地区带来什么影响。

陈凤英表示,日本作为一个出口导向的国家,对全球市场的依附性很强;而在全球市场中,亚太地区又是发展的重中之重。

“眼看中国在进行‘一带一路’建设、亚投行建设等,日本就更加着急,想要争取更多的市场……这一切,都让日本了解到全球话语权的重要性、制度建设的重要性,TPP是引领制度建设的,所以日本想要占领这个‘制高点’。”陈凤英说。

她认为,一个没有美国的“11国TPP”,是有可能“谈成”的,但其意义和影响早已不可同日而语了,尤其对中国、对亚太的影响都会减小,“这样的TPP,影响力将是十分有限的。”(编辑/芮思客)

想加入我们吗?

欢迎你联系或投来简历&作品:dengyuan@cankaoxiaoxi.com 

邮件请注明“应聘·锐参考”字样。

打开参考消息客户端看更多外媒资讯>>

一订

阅读更多有趣内容